第107章 你就只能和我结婚了
书名:穿到现代以后她爆红了 作者:桀桀丛 本章字数:5140字 更新时间:2021/05/31 10:22:18

晚上八点过十五分。

明初和云澈窝在酒店沙发上看今晚的《归园田居》。

“你就这么跑过来了?”明初看着他眼底的青灰,不由得心疼,“昨晚工作到几点了。”

“没有很晚。”

“几点。”

“就凌晨四点。”

云澈的语气有点弱,莫名的心虚。

明初脸一黑,“你还记得你答应过我什么吗?”

“记得。”云澈立刻回答,“不得超过晚上十二点睡觉。”

“那你是怎么做的。”明初质问云澈。

云澈伸手捏上她气成河豚的小脸,“胆子变大了啊初初。”

明初无情的拍掉他的手,咬牙道,“云澈云澈云澈!”

她就喊他名字了,怎么了,怎么了。

“唔。”

云澈忽然凑过来,没有任何征兆的将她压到沙发上,吻了上去。

明初:“??”

第一次吵架,这人怎么这么不配合!

明初被他圈在怀里,吻的七荤八素的。

云澈起身,看着她因为喘不过来气而憋红的小脸,心情很好。

明初微微喘气,说出来的话都断断续续的。

“你你你,色诱。”

她的小嘴被吻的通红,十分诱人,此刻一张一合的,像是在邀请他品尝。

云澈喉咙微滚,双眼通红。

明初眼珠一转,伸出手指摸上他的腹部。

而后,一点一点向下--

明初察觉到他的异样,不敢动了。

“洗洗洗手间。”明初指了指那个方向。

云澈嗯一声,直接将她抱了起来,明初突然失重,双腿自然而然的夹住他的腰。

明初被他的动作吓了一跳,连忙找了个借口,“电视机内的综艺节目已经开播了。”

“所以呢。”

云澈语气低沉,尾音很轻,像是在勾引。

明初抿了抿唇,小声的开口,“我想看电视。”不想和你一起去洗手间啊!!

都是成年人了,谁不知道进去会发生什么事哦!

“是你先抱的我。”云澈反驳。

明初:“??”

“明明是你把我抱起来的。”

“嗯。”云澈这下不反驳,只是带着明初向浴室走而已。

明初:“??”

“哥哥,我错了。”明初认怂,“我再也不撩拨你了。”

“不做。”云澈没打算放过她,“帮个小忙。”

翌日。

明初和云澈吃早饭的时候,不理他。

她胳膊很累,累到夹不起来菜。

云澈自知有错,坐在明初旁边,听她指点江山。

明初说吃什么,云澈就喂一点什么。

一个早饭,明初昨晚被支配的恐惧就消失了。

云澈默默地给自己点了大赞,抱住明初百般温存。

明初受不了云澈这个样子,吃完饭赶紧去了剧组。

“初初,你怎么跟逃难似的。”蓝朵朵递给明初一片湿巾擦汗。

明初接过来,胡乱抹了两下,喘口气,“可不就是逃难呢。”

“喔喔。”蓝朵朵没再问。

毕竟今天拍的戏很多很多。

-

中午吃盒饭的时候,这部电影的女二号曹萌萌和明初凑到了一起。

“你好,我是曹萌萌。”

曹萌萌一点都不萌,相反,她更像是一个假小子。

短发,黑色鸭舌帽,白T恤,黑色工装裤。

不知道她性别为女,明初还真会觉得这是哪家的大小伙子。

曹萌萌看到她眼底的惊讶也不在意,只是撩了撩刘海,“我帅吗?”

她是典型的小鹿眼,做这个潇洒耍酷的动作,更会让人觉得,好可爱啊。

但是明初还是点了点头,“帅。”毕竟真的不丑,那应该就是帅了。

曹萌萌满意的笑笑,“我很佩服你的演技,你很厉害。”

“谢谢。”明初道谢。

虽然不知道她为什么突然和她攀谈,但到底是没有怎么冷场。

没过多久。

一位叫白玫的女人走过来。

明初觉得这位总是喜爱一身白的女人,在某种程度上,和白悠悠的气质很像。

“初初,我是你的粉丝,你能帮我签一个名吗?”白玫递过来一个小本子。

明初签了字。

“谢谢你的喜欢。”虽然不知道真的假的。

白玫收了笔记本,甜甜道谢,“谢谢。”

“呦。”陈光看着白玫和明初交谈甚欢,便走过来,说,“看起来聊得还不错?”

“是啊,初初还给我签名了呢。”白玫向陈光展示签名,满脸开心。

陈光心里觉得这个女人有点奇怪,但是也不知道哪里奇怪。

好像是有点做作的样子?

不过,她能和明初玩到一起便是最好了,也省得他在顾城那里为白玫说好话。

自始至终,曹萌萌没有说过一句话,安静的像是不存在一样。

谁也没有看到她扒拉米饭时,听到陈光说话就翻一个白眼,说一句,翻一个。

明初看到了她那个可爱的样子,没忍住笑出声。

陈光看到素面朝天还能笑靥如花的明初,只觉得喉咙一阵干渴。

以前的高级花瓶可真的不是白叫的。

瞧瞧这精致的脸蛋,白皙的皮肤,优越的身材---

陈光眼底闪过一丝势在必得。

这个女人,好像比白玫不知道高级了几个档次。

顾城这时走过来,胳膊搭到了陈光的肩膀上,略一用力,陈光的额头上就出了一层薄汗。

疼出来的汗。

陈光心里一个卧槽一个卧槽的闪过。

尼玛,他连YY都不能YY了吗?

“有些人。”顾城低声道,“不该碰的别碰。”

他不是陈光这种精虫上脑,为了女人什么都可以丢掉的人。

他看得很清楚。

明初后面绝对有人。

不知道是不是金主,反正绝对不好惹。

不然,她之前不知道十几线的时候就能得到国外一线大牌的青睐。

单就是因为明初逆天的神颜吗?

绝对不是!

陈光觉得自己半边身子都疼麻了,真是哔了狗了。

他那会儿怎么会想到和顾城这个从监狱里爬出来的恶鬼,签了劳务合同呢?

一定是脑子瓦特了。

明初虽然不知道顾城和陈光说了些什么。

但是陈光那恶心人的眼神一瞬间消失了,她还是很感激顾城的。

明初暗里对顾城投过去一个感激的眼神。

顾城当做没看到一样,拽着陈光就离开了。

白玫也不在这里干站着,回到自己的位置,继续吃起了饭。

曹萌萌感叹,“这空气可算是清新了。”

“眼睛舒服吗?”明初轻笑,“眼球运动了不少时间呢。”

“你都看到啦。”曹萌萌傻憨憨的默默短发,“我还以为没有人能看得到呢。”

“那我翻得好看吗?”曹萌萌问。

“好看。”明初赞许,“就是有点废眼球。”

“我真是受不了这俩人。”曹萌萌吐槽,“这俩人有一腿。”

“知道。”明初点头。

曹萌萌狐疑的看着明初。

“你怎么知道的?”

“闻出来的啊。”明初粲然一笑,“两人身上的香水味都是一样的呢。”

“女生喷这个味道的香水,大家都可以理解。”

“但是男生吧,啧啧,有问题。”

“高。”曹萌萌说,“其实我什么都没闻到,我就闻到你身上的香味了。”

说到‘你身上的香味’时,曹萌萌害羞的咬了咬筷子,“就很香。”

换了一身不显眼的衣服,想着偷摸摸来探班的云澈,一进剧组就看到了明初和一个‘男人’相谈甚欢。

云澈下意识挺直了身体,并用眼睛上上下下扫射那位‘男人’。

嗯。

男人就身高来说,都不会是明初的菜。

呼~

正宫的地位安全。

明初浑然未觉自己被某人小小的记了一笔。

浑身泛着酸味的某人朝着明初的方向走过来。

一脚一脚走的坚实无比,甚至隐隐有要踏破地板的趋势。

剧组里对进来一个全身黑的男人满是警惕。

一位场务走过去,拦住了要开醋厂的云澈,“这位先生,你有什么事吗?”

明初这才把视线落到云澈身上。

她赶紧放下手中的饭,走过去把他拉了出来。

“大哥,他是我表哥。”明初解释。

“哦。”场务放过了云澈。

但是他总是觉得这个男人分外眼熟,只是一直不知道在哪里见过。

明初拉着云澈坐过去。

云澈直接坐到了明初和曹萌萌中间。

一米八八的大高个直接将明初和曹萌萌隔开。

“表哥,你好,我是曹萌萌。”

云澈嗯一声,点了点头,没有要自我介绍的意思。

心里却是一阵翻腾。

曹猛猛?

白斩鸡一样,一看就不猛。

曹萌萌探出头来继续和明初讲笑话。

两个人笑的四仰八叉的。

“阿嚏。”曹萌萌猛然打了个哈欠,“怎么突然这么冷呢?”

曹萌萌也不打扰他俩叙旧,主动离开了。

明初这才敢和云澈多说几句,“你怎么来了。”

云澈直言不讳,“我来喂你吃午饭。”

“咳咳咳。”明初一口米饭没咽下去,噎住了。

“我不用你喂啊。”明初深呼吸一口气,脸红的说完这句话。

云澈的大长腿很长,在小马扎上坐着属实是有些委屈。

但是明初这里也没有适合他的座椅。

只好委屈他了。

“你不能喂我吃饭。”明初强烈拒绝了他,“因为你是我的表哥。”

云澈看着她的手确实是没事了,也放下心来。

明初见他一直盯着她的手腕看,只觉得手腕起了一层鸡皮疙瘩。

云澈也不打扰明初吃饭,一个人安静地坐在一旁看手机。

盛玄知道这个人是明小姐的男朋友云澈。

他为自己作为为数不多的大秘密知情人,打心眼里觉得无比的自豪和骄傲。

明初迅速的吃完盒饭之后,顾城没一会儿便过来和她讨论剧情。

因为今天天气预报说晚上有雨,整个剧组都在盼着下雨。

正好,明初是晚上有戏,今天下午没有戏份。

所以,明初拉着云澈随便的乔装打扮一番,混入人流,去了附近的旅游景点。

因为现在是八月份,正值暑假,游客人山人海。

取景地选在了北方的一所学校进行秘密拍摄。

这所大学可以说是和海边挨着。

大学周围就可以很轻易的看到碧蓝的海和最白的云。

哦,还有蹦极的地方和一座著名的跨海大桥。

明初不是第一次来海边。

但却是和云澈第一次来海边。

这会儿是下午的三四点,天空还是蓝的像水洗过一样干净。

大片大片的云层压的很低,仿佛只要她一伸手就能摸到软绵绵的白云。

明初看了一圈发现这会儿人是最少的时候。

大概可能都去吃晚饭了?

云澈轻度晕海,以及有很严重的深海恐惧症。

但是他知道明初喜欢来这里,也便强忍着心里的不适跟着来了。

云澈一直拽着明初的防晒衣外套,寸步不离的跟着明初走在海边。

他的头一直背对着大海。

他知道海很美,但是他不想去看。

明初拿着手机拍了还算不错的照片之后,恍然发觉某澈一直在拉着她。

她关掉摄像头,猛然转身看他。

云澈略显恐惧的表情没来得及收回去,明初把他僵硬的样子尽收眼底。

明初仿佛明白了什么,透过黑色墨镜看向貌似晕海的某人。

然后,二人对视了十几秒。

明初没忍住,笑弯了腰,她一边笑一边拉着云澈向外走。

“哈哈,你竟然晕海。”明初又是感动又是笑的,“云老师,你竟然晕海!”

明初笑的直不起腰来,偏偏云澈还不敢离开明初半步,只能绷着个下巴,紧抿着唇,来昭示自己的小不满。

“给你男朋友留点面子。”

云澈直接楼上明初的肩膀,哥俩好的姿势在外人看来,就像是蜜里调油的小情侣在打情骂俏。

他压低了身体,薄唇凑到明初耳边,放低了声音,“再笑,吻你,热搜,公开,你就打上了我的烙印,只能和我结婚了。”

“那就结啊。”明初嘿嘿一笑。

“什么?”云澈难以相信自己听到的那四个字。

“没听到算了。”明初挣脱了他的束缚,先一步跑走了。

倒着跑,一边跑一边对着云澈拍照,“云先生,笑一个。”

云澈还因为那句话愣在原地。

初初刚才说,结婚。

和他结婚。

但是他还没有求婚。

不对。

他们还没有公开。

云澈将自己前几天看好的求婚黄道吉日放回记忆里。

现在还不是时候。

他要给她最好的。

云澈就在这几秒的时间里,表情变了又变。

大高个的男人,隔着口罩和墨镜都仿佛带上了粉红泡泡。

路过人的人知道他此刻很开心。

最后,他看着明初的方向,慢慢地伸出手,难得特别骚气的比了个小心心。

一身休闲白色运动衣的男人,肩膀上挂着一个奶白色的精美女士包,男人的气质很独特,带点慵懒,又带点高冷,只露出来一个眉毛都觉得帅到只可远观,不可亵玩。

明初噗嗤笑出声。

难道,谈恋爱中的男人都是小男孩吗?

这个姿势也太太太可爱了叭。

路过云澈身边的女孩子们,刚想要上去要微信,就被他这个动作打到了地底下。

果然,漂亮的小哥哥都有了女朋友哦。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