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十章
书名:情敌都在等我分手 作者:一碗麻辣烫 本章字数:3794字 更新时间:2021/05/18 12:28:24

生下女儿没多久, 左闻溪就回医院上班去了, 每天忙得连轴转, 那拼命的样子, 让陈季和感觉自己受到了冷落。

尤其是, 当结婚才四年左闻溪就忘记他生日的时候。

那天, 一家人都在等左闻溪回来吃饭, 结果她忙到了十一点才到家,进屋后左闻溪感觉气氛有点凝重,陈东桓拼命给她使眼色, BUT她就是没看懂啥意思。

“怎么了,你们都在等我回家啊?”

一般她回家晚的时候,陈家都吃过饭了, 看着那一桌子的菜肴, 左闻溪心想,难不成今天是什么重要日子吗?

饭桌上静悄悄, 陈季和不开口, 剩下几个人没敢吱声, 陈渊默默地端起杯子喝茶, 心想好在我下午吃了些点心, 不然啊, 该饿死了。

就连小公主都感觉到,爸爸今天要发疯,老老实实的坐在奶奶身边, 不敢吱声。

阮娉也是很久没见过陈季和的脸黑成这样了, 四月坐在她身边,也感觉到了陈家男人血统里的戾气。

见大家都不说话,左闻溪忍不住纳闷了。

“我…我在外面吃过了,你们…你们不会真的在等我吧。”

听完这话,陈渊放下了手里的杯子,叫来佣人。

“老张,帮我热几个菜,端到楼上去。言言,爷爷带上楼去吃饭。”

说着,陈渊把已经三岁的小姑娘抱起来,离开前,拍了拍陈季和的肩膀,半是祝福、半是同情的说。

“儿子,生日快乐!”

这话一出,左闻溪瞬间懵了,一掌拍在自己脑门上,忍不住嘀咕。

“我说我倒是忘了什么事,结果竟然把这件事忘了。”

瞬间,左闻溪想死的心都有了,这个时候她已经不敢抬头去看陈季和的脸色了,不用想也知道肯定是难看的一比。

见到陈渊撤退,阮娉也不打算在这里坐着被伤及无辜,跟着他上楼去了。

陈东桓本想留下来帮忙劝劝哥哥,但是考虑到身边还有一个孕妇,他不能冒险委屈了四月,于是他也端着菜上来去了。

家里的佣人也躲的老远,很快,偌大的客厅,就剩下他们夫妻两个人。

左闻溪深吸一口气,硬着头皮走过去,从他身后抱着他的肩膀。

“老公,生日快乐啊,礼物我今天忘在办公室了,明天给你好不好?”

看着一脸讨好的左闻溪,陈季和勾起唇角冷冷一笑,直接甩开了她的手上楼。

这一晚,陈季和睡了客房,知道这件事的阮娉忍不住叹了口气。

想当初左闻溪怀陈沁言的时候,他们这些长辈劝他们分房睡,两个人都不同意,结果现在就这么突然的分房了。

陈渊看了眼腿上恹恹欲睡的小丫头,对阮娉说。

“今晚,言言就谁在我们这边,让他们夫妻俩自己闹去。”

阮娉点点头,走过来把孙女儿抱起来。

“言言乖,奶奶带你睡觉去啊。”

因为那夫妻俩忙,孩子生下来后差不多都是爷爷奶奶在带,偶尔外婆会来搭把手,所以在陈家,陈沁言和阮娉的关系一直不错。

第二天一早,陈季和连早饭都没吃就是去公司了,一家人坐在饭桌上,目光都落在了左闻溪的身上,看得她压力山大。

“你们现在看我有什么用,不如帮我想想办法劝劝他,原本我是记得这件事的,结果最近医院好几台手术,就给忘了。”

大家听完,默默的拿起筷子,用实际行动表示,并不想参与到他们夫妻二人间的战斗中去。

看着那群不讲义气,不顾她死活的家人,左闻溪也默默的拿起了筷子。

中午的时候,左闻溪请了假,提着买的礼物去公司看他,刚到那个楼层,就感觉到了低气压。

还没到办公室,就听见那个男人的怒吼声。

“你们是没长脑子吗?这么大的事,愣是没有一个人发现,当我养你们是来污染空气的吗……”

听到这些怒吼,左闻溪忍不住拍拍胸口,心想,果然是药丸了。

过了一会儿,里面的声音笑了,几个部门经理鱼贯而出,脸上都写满了忧桑。

“夫…夫人!”

其中一个人看见了左闻溪,激动的差点跳起来,那热情样子,吓得左闻溪差点后退。

“怎…怎么了?”

左闻溪这不问还好,一开口,就有一群人围上来诉苦,都表示今天的事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问题,可是总裁把他们所有人叫上来,骂的他们狗血淋头。

听了几个主管心里的委屈,左闻溪知道,这事啊,责任还在自己。肯定是她昨晚把陈季和气得太狠了,才让大家跟着受苦。

大家都把希望放在左闻溪的身上,这让她的压力更大了,硬着头皮接下这个重任。

“你…你们先去忙吧,我进去看看他,帮你们劝劝,也许有效果吧。”

大家离开时,都用一种“我们的未来,真的全靠你了”的表情,看着左闻溪,看得她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。

等大家都走远后,左闻溪低头看了看手里的袋子,小心翼翼的推开门,却差点被一个迎面而来的文件夹砸中脑袋。

看着落在地上的文件,左闻溪的脸都吓白了,站在门口不敢进去。

看清楚是来人后,陈季和也后悔了,但是一想到昨天的事,他也就懒得过来道歉,不自然的扯了扯领结,别过脸去。

“你来做什么!”

听出陈季和话里的不耐烦,左闻溪低头深呼吸几下,慢慢的合上身后的门,反手上了锁,再小心翼翼的走过去。

“昨晚没休息好,今天想来你这边补个觉。”

在陈季和的办公室里,有一个不大不小的隔间,平时是他的休息室,里面东西一应俱全,尤其是那张柔软舒适的大床,完全碾压医院的休息椅。

“去吧!”

本以为她是来找自己道歉的,没想到她是来借床的,陈季和心里更加不痛快了。

左闻溪抿着嘴巴,艰难的挤出一个笑容,然后提着袋子去了里面的小屋子。

坐在大床上,左闻溪低头看了看手边的袋子。

“今天真的是不成功便成仁了,唉╯﹏╰”

过一会儿,换了身衣服的左闻溪,轻轻的拉开门走出来双手交叠在生前,微笑着叫了他一声。

“老公!”

正喝着咖啡和人开视频会议的陈季和,听见声音抬起头,看见左闻溪身上的衣服后,噗的一下子,嘴里的咖啡,全喷了。

视频那头的几个主管见到老大这个样子,纷纷喊着,“boss ,are you ok”

被他们喊了半天,陈季和终于回神了,放下杯子匆忙的说了句。

“今天会议到此结束!”

然后,也不管对面那几个金发碧眼的老外有没有听懂,就啪的一声合上了电脑。

陈季和悠哉悠哉的坐在真皮座椅上,看着那边有些局促不安的左闻溪。

“你今天这是什么意思?”

陈季和上一次见她穿这种情*趣服,还是一年前结婚纪念日的时候。

当时也不是左闻溪自己愿意穿,是她先坑了一把童橦,后来童橦以牙还牙的给她买了一套水手服,收件人却填了陈季和的名字。

如果是以前,看见左闻溪穿成这样,陈季和大概早就扑过来了,可今天他还能老神犹在的坐在椅子上,左闻溪就知道他在等自己走过去。

“你…能把窗帘合上吗?”

老实说,左闻溪真的不喜欢穿这么暴露的衣服,但是为了赎罪,她也只能拼了。

陈季和听完,拿起遥控器,窗帘慢慢的合上,屋子里就暗了下来,左闻溪犹豫着抬起玉足,一步步的走过去。

在昏暗的房间了,穿的像一只小白兔的左闻溪,小心翼翼的扯着裙角,防止自己走光了。

洁白的脚丫子,一步步的踏在深色的羊毛地毯上,也踏在了陈季和的心上。

“昨天是我不好,今天我来还礼物了。”

“礼物,礼物在哪儿?我怎么没看见。”

站在陈季和身边的左闻溪,知道他在装傻,可怜巴巴的揪着他的袖子,委屈的嘟着嘴说。

“礼物就在你面前,你要吗?”

在以往这个问题的答案,几乎是不需要陈季和思考的,但是今天,他决定让她长点记性,不然下回说不定,连结婚纪念日和孩子的生日都能忘。

陈季和撇开她的小手,修长的手指捏住了左闻溪的下巴。

“你总得先让我看看,这个礼物有什么好,我才能决定到底要不要。”

听到他这话,左闻溪的心里有一万头草泥马呼啸而过,但她还是咬咬牙忍住了,笑着说。

“那我先让你验验货?”

第一次见她这么乖,陈季和还有些不适应,轻轻的挑了挑眉。

“好啊,先让我验验货。”

(验货过程,咱们围脖见)

几个小时后,天黑了下来,床上的女人动了动,身边的男人看她的胳膊露在外面,赶紧给她放进来。

“陈季和,几点了?”

这一睡,她就真的睡过去了。

“七点了,回家吗?”

嗅着她的发香,陈季和是一脸饕足,好久都没这么酣畅淋漓了。

“再让我缓一缓好不好,腰疼!”

知道刚才把她累着了,陈季和轻轻的拍了拍左闻溪的背,温柔的说。

“没事,你睡吧,我等你!”

结果,等左闻溪醒来的时候,发现自己已经在陈家的卧室里了。

她坐在床上,抓着被子,一脸懵逼,心想刚才自己是怎么回来的,是不是所有人都看见他们回来的,大家会怎么想自己……等一系列问题。

“你醒了,他们叫咱们下去吃饭呢。”

“吃你大爷,老娘我的一世英名,全让你毁了。”

一想到自己是被他抱回来的,还是被很多人看见的,左闻溪就恨不得去撞墙,当然要带着陈季和一起。

见她懊恼的厉害,陈季和走过来,揉了揉她的脑袋。

“没事,大家都是过来人,不会笑话你的。”

“滚蛋,都是你,我都说了等我一会儿,你为什么不叫醒我。”

“看你睡得那么香,你老公我于心不忍,好了,换衣服下来吃饭,吃完饭了再继续睡。”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